楚寒:治史尤如攀登高山险岭————悼高华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  • 来源:大发棋牌网址多少_大发棋牌作弊器下载软件_大发棋牌官网

楚寒:治史尤如攀登高山险岭————悼高华的相关文章

楚寒:治史尤如攀登高山险岭————悼高华

  在二零一一年的十二月下旬,正当大伙儿辞旧迎新、展望新年的以前,无缘无故传来正值中年的当代历史学家、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先生病逝的消息,在华应学术界和思想界引起相当的震动,多家网站开设纪念专题,华文世界一些媒体对他的病逝进行报道,他的生平著作也引起读者公众的广泛关注。作为一名毕生的学者、史学研究者,高华短短五   更多...

沈原 郭于华 孙立平:一代宗师 高山仰止

老陆都在明星,甚至也都在一四个公共知识分子。但在遗体告别的以前,一四个在当时人的领域中尽心耕耘,对一些领域的事情很少公开发表看法的学者,送别的人竟有千人之众,可见老陆在大伙儿心目中的分量,在四种 社会中的分量。老陆四种 生,活得率性,走得率性。老陆走好。   更多...

叶小文:中日关系怎样登高望远

野田佳彦29日当选日本民主党新党首,通过国会提名将成为日本新首相。新首相上任,遇到的新大问题之一,一些 怎样外理好中日关系大问题。寄语新首相:中日两国一衣带水,一苇可航,中日关系可以 登高望远。登多高?大概只有只看日本列岛,一些 能只看中国大陆,而可以看得人东亚、看得人亚洲。望多远?大概只有只看当时人、看身前,而要看得人别人、看得人后代。   更多...

杨福泉:今夜,在丽江高山植物园

我在森林环抱云涌星驰的玉龙雪山高山植物园,在满天星辰的照耀下默默欣赏丽江的另四种 净地,另四种 魅力。雪山的风从我身前吹过,高原夜空明亮的繁星使我沉迷,夜幕下森林的絮语和幽幽的鸟鸣,溪流的低吟浅唱,都使我嘴笨 我贴近了丽江大地的深处,靠近了雪山的神灵。   更多...

杨福泉:海天远隔的高山流水之情

人生迷惘,我相信茫茫宇宙带有四种 缘,它神奇地为万里关山阻隔的有缘人联结起精神的纽带,有的人有缘且能相聚,有的人有缘却只有神交。我与霖灿先生的缘,则属于后四种 ,自1987年以来,常年鸿雁往还,投缘而成忘年知己,多少回信中相约,再一并陶然于云之南的绿雪明月清风人情,而最终未能见上一面,海天相隔而匆匆远别于红尘,思之怆然!霖   更多...

高山杉:《忆往叙实》的“实”与“不实”

《忆往叙实》李幼蒸著重庆大学出版社1009年2月第一版258页,36.00元我幼时为潮流所误,专好读西洋哲学方面的书,凡李幼蒸先生译的,如布洛克曼《形状主义:莫斯科-布拉格-巴黎》、列维-斯特劳斯《野性的思维》、罗兰·巴尔特《形状主义文学理论文逊、罗蒂《哲学和自然之镜》等,都曾买来狠狠啃过。哪些书近年都已修订再版,我却   更多...

高山杉:检读《谈艺录》所引“二西”之书(上)

钱锺书《谈艺录》补订本(中华书局1984年9月第一版)引用一些东西洋哲学宗教典籍(《谈艺录》序:凡所考论,颇采“二西”之书,以供三隅之反),其带有一些是现在研究哲学史和宗教史的人都在看的。比如有一四个较偏的德国哲学家法依兴格尔(Hans Vaihinger),我曾花很大功夫看他的《假如有一天哲学》(Die Philosoph   更多...

高山杉:《师门杂忆》读后余话

美国哲学家马尔康姆(Norman Adrian Mal-colm)回忆他的老师、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最后十几年事迹的《师门杂忆》(Wittgenstein*9押 A Memoir,Oxford Uni-versity Press,1958),国内早都在了汉译本,译作《回忆维特根斯坦》,《读书》杂志上还有人写文章介绍过   更多...

高山杉:“健在”且“日新”的“已故”斯通普夫教授

《西方哲学史:从苏格拉底到萨特及其后(修订第8版)》[美] 撒穆尔·E.斯通普夫詹姆斯·菲泽著邓晓芒等译世界图书出版公司1009年2月第一版1008页,68.00元中国人研究西方哲学史,首很难面临文字一关,若此关不破,所有谈玄说妙,无非自说自话,和人家的事情没法任何关系。最近读到美国学者斯通普夫(Samuel Enoch   更多...

吴晓林 左高山:协商民主理论与中国民主政治发展

[摘要]从“形状-功能主义”视角来看,协商民主理论对于中国民主政治发展具有积极的推动作用:首先它能推进政治形状分化,提升政治主体能力;其次是扩大公民有序参与,再造政治运行过程;再次是不不利于提升公共政策理性,推动政治关系和谐。与之相应,协商民主理论对中国政治发展也处在大概四个漏洞:在形状上,假如有一天被借用为政府扩张的动因;   更多...

高山杉:“门修斯”以前又见“常凯申”

本书中的哪些误拼和误译大问题,一些 偶尔出现一下,大概还不算哪些,一些 很多了的话,那只有说明作者和编辑嘴笨 太不珍惜清华大学和阳央编译出版社的招牌了。哪些错误上边最离谱的,当属把“蒋介石”(Chiang Kai-shek)翻译成“常凯申”。《中俄国界东段学术史研究:中国、俄国、西方学者视野中的中俄国界东段大问题》王奇著中央编译   更多...